主栏目:
  →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公司新闻 > 代理记账新闻 >

馒头税的由来

来源:注册公司  点击率:次 日期:2011-08-05 22:08

 

当你吃馒头的时候,可曾想过,在这小小的馒头身上,也有一道税?如果不是山东政协委员潘耀民的一份提案,很多人可能都没听说过“馒头税”一说,而且这“馒头税”的税率竟然高达17%。真的有“馒头税”吗?为什么吃馒头也要交税呢?

究竟有没有“馒头税”?

所谓“馒头税”,其实就是增值税。

这个报道最大的不靠谱之处,就在于税法条文中,根本没有一个税种为“馒头税”。目前已有网民对该报道缺乏税务知识表示不满:来自江西省九江市的cccc就说:“馒头税”的说法是错误的,照“馒头税”的理论,生产馒头的企业交的是馒头税,那生产水泥的企业就应叫“水泥税”,生产豆腐的企业就应叫“豆腐税”,根本不应该这么提。还有网友表示,希望税务部门就此出来澄清。

实际上,报道中所说的那17%的税,是指对馒头生产企业征收的增值税,而并非是专门开征的“馒头税”。

山东省国税局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亦表示,肯定没有听说过有“馒头税”,并解释,在我国,所有税种的开征权、停征权都在国家层面,地方无权制定。

买馒头要交多少税?

从生产馒头到吃进肚里,交税并不止17%。

实际上,17%的税绝对不是消费者买馒头所承担的全部税负。必须明确指出,17%的税负只发生在生产环节,这道税只是政府针对馒头生产所征收的第一项税收,也即馒头的增值税。

馒头从潘委员的工厂进入超市、卖场或食品零售摊点等,政府还得向零售店家征收馒头的流通税,也即通常所说的营业税。简言之,最好情形下,馒头从生产到零售,政府至少要征缴两道税,分别是17%的增值税和10%以内的营业税。由此所见,城乡集市所零售的馒头,表面上由生产厂家和零售商户分别缴纳两类馒头税,最终却都须由消费者来买单,总量肯定突破17%之底线。

然而,这依然不是附加于馒头的消费者负担总额。在零售环节商户们还须向各色“大盖帽”们缴纳形形色色的行政管理规费,譬如市场管理费、治安维护费、卫生管理费、拥军优属费、慈善募捐等等不一而足。所以,一个馒头,从工厂到餐桌,消费者所承担的税费总和究竟有多高,甭说消费者弄不清,连各地政府都呈稀里糊涂状。

我之前怎么不知道要交这些税?

“隐形税”是我国税收的特色。

在西方发达国家的超市,你到超市买任何一样东西,都会在小票上清晰地看到你为这种商品支付了多少税,甚至直接标在价签上,清清楚楚一目了然。征税是透明和公开的,公众能在日常消费地清楚地看到每一种商品的税收。

而在我们的税收体制下,这却是一个秘密。中国实行间接税为主的税收制度,即增值税、消费税、营业税、关税等为代表的间接税――间接税由于其“可转嫁性”,不仅导致税收主要是由工薪阶层承担,更关键的是导致了税收的隐蔽性:由于是每个环节中的间接交税,你根本不知道你为每件商品支付了多高的税。甚至,你坐在家里喝口水,也正在交税。

什么,喝口水也要征税?

没错,从每天早晨你起床开始,你就在为国库交税

你用水,说明自来水公司在销售水,这个售价里就含有增值税。自来水公司要向税务局交纳所得税和增值税,而其中的增值税虽然是自来水公司交,但负担者是每一个用水人。说白了,是自来水公司替你向税务部门交纳增值税。增值税的税率是13%,如果你一个月用了10吨水,每吨水的价格是8毛钱,10吨水就是8块钱,其中就含有增值税1.04 元。

然后你乘公共汽车上班,公交车交的是营业税,道理是一样的,也是在替每一个乘车人向地税局交税,营业税和增值税,一个是商品一个是服务,公民享受服务的同时也在交税。

因此,只要你消费,你进了商店,买了东西,你坐车,你点煤气、做饭、烧水,你都在交税,在这个意义上,每一个消费者都是纳税人。

这类“隐形税”,国家征了多少?

间接税占整个税收收入的近六成。

我国税制以流转税为主的间接税,税负转嫁\税收隐藏在商品劳务价格之中,所以人们不知道自己购买的商品还交了税,更不要说交了多少税。

从2010年全年税收收入数据来看,我国间接税占整个税收收入的58.4%,而直接税仅占15.6%。由此看出全国7.7万亿的税收收入中有4.5万亿是纳税人搞不明白的情况下“不知不觉”中缴纳的。

国家为何要这样征税?

为“藏富于国”提供了极大便利。

间接税为主的税收制度,一方面阻碍了纳税人权利意识的觉醒,使得纳税人算不清楚自己交了多少税,不知道自己花了多少钱购买了政府的公共福利与服务;另一方面为政府征收高额税收,藏富于国提供了极大便利。

实际上,这次的政协委员建议降低“馒头税”,就是由于这位潘委员根本没搞清楚中国这复杂的税制体系,从而凭空造出了“馒头税”。当然,这也不能都怪他,面对我国如此复杂而隐蔽的税制体系,又有几人能完全搞清楚呢?

这些税征上去都做什么了?

这正是潘委员“连续三次上书”的原因

中国的税负高不高?在长期的争吵中,我们可以发现有这样一个规律:主张中国税负低的,总是财政部官员或财政系统内学者,认为中国税负高的,往往是张三、李四等个体的公民或企业主。就像这次的潘委员,他本身不就是面粉公司的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嘛。

实际上,不必死抠中国税制体系下一连串模糊的数字,因为“税负的痛苦取决于政府如何使用税收,而不是税率”。即是说,无论政府收了多少税,高或不高,关键看政府把这些钱用到哪里了。

这正是潘委员们崩溃的地方——发达国家中有高税国家,比如瑞典,税收占GDP的51%;也有低税国家,比如美国,税收占GDP的27%。但无论是高税还是低税,他们税收的主要用途都是社会保障、教育、医疗保健和公共服务。这些功能一般占税收总额的70%-80%。而政府成本相对较少。但中国正相反,这些支出的比例只占税收总额的25%,大量税收被政府自身消耗了。

即便每个馒头都因为税收而变贵了,如果真能保证馒头的安全、营养,也就罢了。可“馒头税”如同之前曾经出现过的“馒头办”一样,只管收钱,不管服务。怎能让人甘心交税?

注册公司-|诚信|快速|低价
总部:闸北区长安路1138号4楼F座
电话:021-63531239 51068155
交通:地铁1号线上海火车站南广场3号口
周小姐
刘小姐
浦东:上海浦东新区张杨路838号(华都大厦)17楼A座
电话:021-58407023 4006772123
交通:地铁2、4、6、9号线世纪大道站下12号出口
喻小姐
李小姐
闵行:闵行区碧秀路98弄15号银海大厦2405室
电话:021-33500654
交通:地铁1、5号线莘庄北广场
沈经理
郎小姐